商丘易声助听器
商丘易声助听器
商丘易声助听器
联系我们
公司名称:商丘易声听力助听器验配中心
地址: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对面(中华大药房二楼)
联系人:王林
电话:13525019921
邮箱:1079089930@qq.com
网址:http://www.hearaid.cn
当前所在位置:商丘市助听器 > 听力课堂 > 听力课堂听力课堂

机场安检妹子说“把“耳机”摘下来”【助听器开心一笑】

发布时间:2016-05-24 21:42:00  来源:  作者: 查看:

 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最近出差了两次。一次是坐火车,一次是坐飞机。往返过安检的时候,安检大叔和妹子都或多或少提到了我的助听器,对我来说,这是一次非常好玩的体验,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趣事。

 

和普通的助听器不同,我头上的是骨锚式助听器ponto,并且是双侧植入骨锚,大概很多人都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,在这里必须要做个介绍,骨锚式助听器是助听器的一种,有软带和植入两种佩戴方式,主要解决传导性听损和单侧聋问题,对于小耳畸形并耳道闭锁的人来说(尤其是双侧小耳)是一个好东西

 

我就是戴着这东西出差的。第一次是坐火车去济南,这是我双侧植入骨锚助听器后第一次出差去外地,自然非常兴奋,甚至盼着火车站安检的大叔能多看我两眼,结果他没发现,拿着探测器绕着我左边扫了一下就说“走吧”(探测器也没响)。说实话我有一丝失望,祖国的安全啊,就这么马虎?据说朋克(Punk)思维的人都喜欢标新立异,我大概就是这么个人,从某种程度来说,骨锚设备也可穿戴设备的一种,我觉得挺酷,因为别人都没有呀。

 

回来的时候还坐火车,这回安检的是个阿姨(叫阿姨不会揍我吧),她倒是发现了,盯着我脑袋愣了一秒,可也没说话,一转脸跟别的安检小鲜肉聊晚上吃什么去了(话说你认真点行不),当然了,可能她眼神不大好,以为我是个娘炮脑袋上别个发卡什么的也并未在意,毕竟现在社会开放了,这年头,脑袋上别啥玩意儿的都有。

 

总的来说,带着助听器坐火车跟公交没啥两样,安检基本不搭理你,所以没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。


我第二次出差是坐飞机的。机场安检可比火车严格多了,不但我刚买的一瓶酸梅汤不能带上去(害得我使劲一口气喝完),连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得放在一个小筐里单独过安检,我也犹豫了一下,我这助听器要不要放呢,牌子上中英文都标示着嘛——电子设备一律取下放入安检筐,后来一想,算了,还是戴着吧,不行再回来。

 

进安检门,居然没响(骨锚助听器植入体为特制钛金属),给我安检的是个满脸胶原蛋白的小伙子(我也不老),机场安检到底是比火车细心,他发现了我的设备,憋着嘴从嗓子里嘟囔一句不知是哪的方言,透着浓重的大蒜味“这是啥个东西吖”,声音挺小,可是我还是听见了,心里就想乐,他看我的表情就好像我脑袋上顶了个炒饭馅的饺子一样(世间真有这种饺子)。我说,这是助听器,他又嘟囔一句“哦,可以咧”。就在这么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里,我通过了安检,我到现在还在想,他是说我长的可以呀,还是说我助听器可以呀?(我可能想多了)

 

回来的时候还是飞机。这是个二线城市的机场,不大,里面倒是有很多卖米粉的餐馆。给我安检的是个漂亮妹子(到底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南方是个好地方,都这么水灵活现忽闪忽闪的),她也发现了我的助听器,用南方那种软软的声音说了一句“把耳机摘下来”。我马上回一句“我这是助听器”,结果她楞了,两秒缓过神来,冲着不远坐着的安检大姐(大概是她师傅)喊了一句“助听器怎么办呀”,她师傅回了句“你看着办就行”。

 

然后她围着我转了半圈,眼珠子溜溜转盯着我脑袋看,还用手弹了一下助听器,就好像鉴定西瓜熟没熟一样(我估计大概是这么原理),经鉴定,我助听器是真的,她就不再纠结我的“上半身”,反而是对我的腰带非常感兴趣(嗯,腰带扣是金属的,扫探测器的时候响了),非要让我把T恤撩起来不可,然后拿着探测器贴着裤裆拍了两下,确定我没在内裤里藏刀藏枪神马的之后,就被顺利放行了。此时我仍意犹未尽,毕竟是漂亮妹子,多聊两句也是好的。

 

以上是我出差过安检的趣闻,由此可见,戴助听设备过安检其实是很好玩的事,看你怎么去想这个事。人工耳蜗和助听器已经很普遍了,安检基本都知道,骨锚助听器还很少见,但是安检是个“涨见识”的工作,每天检查过的人比我吃的饭还多,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,所以你戴助听器这件小事对他们来说是司空见惯了。总之一句话,越自信,越开心。